扫大街也要扫出尊严(刘同记)
发布时间2014-06-20 16:39:37     作者:方凤玲    浏览次数: 次

进入娱乐频道,成为电视人,刘同感觉异常幸福。他立下雄心壮志,要一步一步朝着这个行业的顶峰,无限度地接近。

做记者,做出镜记者,每天出镜,还做专题。他说那时候自己跟神经病一样,每天想各种各样的花招,琢磨怎么娱乐大众。晚上下班之后,他还去特别高级的网吧,看台湾地区的节目,抄各种各样的段子。

他周围的那些亲戚,县城里的村里的,觉得他每天上电视好红啊,肯定一年得赚100多万吧?其实那时他的工资是一个月900多元钱,一年12000。有一年过春节他没敢回家,就躲在长沙,因为所有人都等他回去给红包,可他兜里只剩100多元,还欠同事1000多。

电视的激情很快抵不住荷包的羞涩,他想,该怎么才能让自己的工资提高?想到个办法,考研。干了一年梦想中的电视,他就辞职了,去考研,去考中传和北电的导演系。

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复习,最终英文差了一分,他就带着他的书上北京,看是不是能让人家给他特招。这样的冒失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,所以很快地,他连生活都没法维持了。为了生存,他只能在准备调剂的同时,去找工作。

他又重新准备了简历,走进光线传媒应聘。面试他的是现在光线的副总裁,一看简历,问了他几个关于湖南台的问题。

一年的湖南电视经历,刘同是满负荷地运转和积累。第一届《超级女声》的宣传报道是他做的,一档娱乐新闻做这个题材的就他一个人,每天做三条新闻,从头到尾的策划、采编都是他,还要天天跟每个台的总编室、兄弟节目部门沟通。所以面试官问的所有环节的问题,他都了解,面试官都怀疑他是不是台长的儿子,怎么什么都知道?

面试顺利通过,人家说第二天就能上班,不过工资给不了多高。刘同想,北京的生活成本是长沙的两三倍,给不了多高,有2000元就行,1800元也行,实在不行就1500元吧,反正花600元钱租地下室,还有钱可以活。

谜底揭晓,人说先给开6000元底薪,以后随着业绩再给涨。我问他当时是不是有种暴发户的感觉,他说当时第一感觉就是,6000除以30,每天200,如果当天下午入职的话,他就可以赚200元钱,就问人家今天可不可以入职?这是什么人哪?没想到面试官说可以。

打车来回20元,晚饭加打印简历40元,当天入职赚了140元,“刘姥姥进了大光线”。

到光线后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写笑话,当时有个娱乐节目,要编导找各种各样的笑话写成脱口秀,刘同就干这个。他上午写好了,中午吃饭的时候念给人听,别人要是笑了他就能安心吃饭,下午就能给主持人录。别人要是没笑,他就不吃饭,赶紧再用午饭时间写。写了半年,每天写笑话。

播出来之后,公司的领导都觉得这个写得太牛了,他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自己的春天到了。可点儿背的是,半年后那节目因为经营的原因被撤掉了,公司把他的收入降了一个等级。这种事儿在电视台和电视制作公司很正常,即便你有才华有能力,但是每个人的收入是跟节目的命运有关联的,但刘同那时候年轻气盛,理解不了这个道理。他只在乎自己的自尊心受挫了,我这么用心,业务这么受到肯定,公司为什么这样不重视我?

刚好那时候有个同类型的娱乐节目在挖人,缺个主编,他一气之下就去了,去了第一天开会,那个公司的大老板和所有的中高层都在,要听新主编汇报新改版思路。

听完刘同的汇报,那个老板对总监说:“如果你要骗公司钱的话,你就直接告诉我缺钱,不要随便在街上找一个,你哪怕找个扫大街的也行,你找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玩意儿,做我的一个卫视节目,你们想联合骗公司的钱吗?”

刘同说他当时特想拍桌子,但忍住了,为了生活忍下来了。会议结束后回家大哭了一场,哭完他跟自己说在这个岗位上再也不哭了,他要新老板早晚认识到他的价值。他想我一定要在这个核心的位置,待满一年,我要了解所有的状况,一定要让自己做满一年。

证明之旅开始了,他每天早上10点起床,11点到公司审片,审完片把带子发到电视台,下午1点接着批自己的选题,3点半跟编导开会讨论第二天的选题怎么做策划、怎么拍,下午5点开始陆续审当日回来的记者的片子,指导他们怎么写、怎么配音,晚上8点盯主持人录制,录完再开会总结,完事后大约到了晚上11点,他又开始审稿。团队的人陆续下班,他要一条一条等着审所有记者的粗编。忙到晚上三四点,交代给当日轮班的责编,然后再看看一天的新闻,琢磨明天的题材和角度,全部弄完之后凌晨5点多回家,睡四五小时再起来上班。他说他那一年常常迎着清晨的阳光下班,有时走着走着,眼泪就掉出来了,但觉得很爽,原因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够拽。一年365天,天天如此,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很怕日播节目的原因,我觉得那不是一般人干的活。

这样的工作状态持续了一整年,他常常睡着了突然惊醒,梦见被老板开除了。梦里被开除了半年,有天半夜惊醒后他再没睡着,坐在床边上想了一宿,他告诉自己,不能再怕被开除,因为所有的资源在自己手上,全公司没有任何一个人比自己更懂这个节目,没有任何一个人比自己更努力,所以不用怕,公司把自己开除是公司的损失,公司没这么傻。从那以后,他才没再被吓醒过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很快他做满一年,那档节目也在那一年成为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娱乐资讯节目。

有一天,刘同拿着自己的三本书,全部签上了名,去老板的办公室说,老板这是我出的书,送给你。老板觉得他好有才华,之后讲了好多青年才俊之类的漂亮话,还说他和公司都很有眼光,没看错人什么的。

刘同接着话说,老板你还记得吗?我来这个公司第一天,你说我是来骗公司钱的,我用一年的时间,告诉你我不是,而且在这一年里,节目很多的麻烦你都没听过,都是我在扛,我非常辛苦、非常努力。老板说就欣赏你这样的员工,你没有让领导失望。

刘同接下来的话更拽,跟电视剧里的对白似的:对不起,我对你和你的公司其实早就失望了,也许你自己没有意识到,但是我想跟你说,任何一个北漂的人,如果不是家里或自己有困难,谁愿意出来打拼,谁愿意看人脸色行事?你一直在侮辱我和我同事的尊严,你骂我们脑袋里都是屎,你骂我们从小没有爹娘教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是别人这么对你的儿女讲话,你会怎么想?所以我想告诉你,这家公司一定走不长,谢谢你这一年给我的机会,我祝你未来越来越好。说完,他走了。

在职场的书籍中,这种行为可能是不被提倡的,意气用事都会被指为不理智、不成熟的职场行为,这个故事也很容易让人涌起意气用事的冲动性热血。但仔细分析刘同的行为,其实意气用事是最后一刻,在老板私人的办公室里,冒出了一个20出头小伙子的傻气。虽然不知道这家公司现在怎样了,但老板离了他,公司照样转。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,那一年中,他扎扎实实地工作,也正是那一年,刘同才真正意义上地成了一个电视人。

刘同自己也说,当时那是极大的摧残和特别黑暗的记忆,但过了几年之后他突然发现,如果没有那段经历,他怎么可能有今天。在我们的生命当中,总会有一些人激怒你,会有些人令你讨厌,但当你实现你梦想的时候,反而突然会觉得,那些人的存在其实还蛮好的。

我倒更喜欢那句话,“谢谢你这一年给我的机会”。

 

摘自李响著《响聊聊职场》,中国商业出版社,20125